淺嵐

在刀劍亂舞&FGO坑泥足深陷,只管開坑不管填坑

【刀剑乱舞同人 烛婶 】单身狗的快乐圣诞

※烛台切光忠×女审
※ooc如果有,算我的

为什么呢?

到底这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要应下呢?

正在当圣诞节限定园游会迎宾小姐的你,脸上僵着一副甜美的笑脸,心里疯狂地反省自己的错误。

今天是圣诞节,身为单身狗的你本来是宅在堪称得上是爱护狗只庇护处的本丸,和自家刀剑一边享受着用肝换来的冬日景趣,一边享用烛台切准备的大餐。

然而,你的好友拨了一通电话过来说:‘朋友,救我! ’

天真又无邪的你真以为你的朋友发生了什么意外,立马赶回现世找她。

‘求求你,帮我替三小时更就好了,我得给男朋友庆祝生日! ’

差点你就想吐槽‘你男朋友是那位在圣诞节生日的主角吗?你什么时候当了修女怎么我都我不知道。 ’

不过基于今天是圣诞节,所以你默默把吐槽吞了,还忽然良心发现,答应了她。

‘……好吧,三小时对吧?我帮你好了。 ’

结果,可想而之。

短短的三小时,硬生生的延长成六小时,而且大有继续延长的可能性。

你不是没有打给好友,只是她说:‘对不起对不起,人家还在庆祝,很快就回来了,今天的工资全都算你的,下次请你吃顿好的!祝你圣诞节找到男朋友喔! ’

……最尾那句扎心了喔老铁。

而且你对于那个‘很快’的可信程度,感到非常的怀疑。

“祝您们有一个愉快的圣诞。”,你弯起一抹公式化的笑容,对着面前的情侣说出今天之内至少说过不下百次的台词,并递上情侣入场手带。

你默默地环顾了整个场地,因为这个园游会旨在让情侣在这里欢渡圣诞夜,所以几乎全场都是情侣,就连摊位上的工作人员都是情侣。

大概就只有门口的迎宾小姐不是情侣吧,例如你。

说起来,刚刚去吃午饭的时候,你并不意外地看见几乎所有餐厅都排着长长的队伍,正当你走上前取票时,那个店员听到你说'一人' 时那种震惊到模糊的样子,简直神了。

立马让你进餐厅不说,还让上菜特别快啊,虽然餐点和饮品的旁边。都贴着用不同字体书写 着 ‘勇士,給力’ 的字条,不过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店家的服务简直是在充满着恋爱酸臭味的节日下最好的安慰啊。

享受了特权的你表示满足。

“您辛苦了,接下来请交给我们吧,请您也好好享受这个活动啊”,一把柔柔的女声打断了你的脑内小剧场。

你回过头,来接更的是一位看起来比你小几岁的少女,还有她的男朋友。

她笑着向我递上了一对情侣的手带,面对这样的笑脸,你也不好意思拒绝,你点头接下后,她便拉着她的男朋友接替你位置。

你走入员工室换回了自己来的时候的日常服,一件印着一头大狼的宽大卫衣,一条再也普通不过黑色牛仔裤,这样的装扮似乎和外面的环境相当格格不入。

而且,外面的温度似乎也下降了不少,刚刚穿着厚厚的制服时你并没有意识到,可当换回自己的衣服后,那份寒冷简直是穿透了衣服一样。

还真他喵的是寒风刺骨啊。

到底外面的妹子是怎样穿着迷你裙到处跑的啊?

你一边想,一边背起背包,看见桌子的旁边还放着刚刚那位少女给你的手带。

你沉思了三秒,决定参照隔壁婶 ‘我的男友就是我的左手’ 的理念,一左一右地带上了。

街上情侣一对对,像你这样的确实是异类,但无奈这个园游会的辣鸡员工室与出口正好是一南一北,你要走的话,必须得穿过整个乐园。

面对精心打扮过的情侣的惊讶目光,你就只能用 ‘我能怎么办 我也很绝望啊’.jpg 回应。

话虽如此,你也没有慢悠悠地闲逛整个乐园,基本上就往出口的方向冲。

真想快点回去呢,只有自己一个实在有点空虚寂寞冷啊。

你如是想道。

正当你还有几步就到达出口的时候,你却停住了。

一个挺拔的身影拿着一个纸袋站在垃圾桶的旁边,看起来有点好笑。

他笑得一脸温柔的向你挥挥手:“主上,来晚了真是很抱歉,现世的路我还不太熟悉呢。”

你心头一暖,抬起脚就往他的方向走去。

你走到他的面前,什么都没说,便伸手抱住了他,他身上清爽的男士香水味道莫名地令你心安。

他似乎有点不知所措,不过还是温柔地回抱着你:“主上,怎么了吗?”

你不会告诉他,那是因为看到他在等自己,刚刚的空虚寂寞冷都被他一扫而空。

“没什么,为什么咪酱会在这里?”

“见你好一段时间都没回来,大家都很担心,所以我就出来找你了。”,烛台切稍微推开了你,并递上手上的纸袋,“主上,先换上这个吧,小心别着凉了。”

你点点头,走到洗手间一打开纸袋,那是一套米色毛衣配上裇衫,下身是一条比及膝裙短上一点点的百折裙,加上一条加厚的袜裤。

你很快就换好并走出去,烛台切走上前接过你手上的纸袋,这下你才发现烛台切穿的和出阵服有点不同,领呔和裇还是一样的,可外面的西装外套却换成和你同款的米色毛衣。

注意到你的视线的烛台切,一边伸手替你拨好弄乱了的头发,一边开口道:“加州说这样的打扮在现世比较好,很奇怪吗?”

“不会,我家的咪酱最帅气了。”,你相当真心地说。

烛台切轻轻地拉起你的左手,解下了那条应该是给男朋友的入场手带,并带到自己的左手手腕上,“主上,听说今天是现世的圣诞节?”

你点点头。

“那么,难得是这个节日,主上能带我逛一下吗?”

“当然可以啊。”

“太刀的夜视能力不太好,主上可要牵好我呢。”

你的手下一秒就被温暖的大手握紧,虽然有点意外,但你还是緊緊地回握了他的手,再次往园游会走去。

“祝你们玩得愉快。”,门口的少女说道,还用口型跟你说:‘你们很般配喔。 ’

你就笑着点点头,算是应下了。

接下来,凶残的一幕就发生了。

你只能说,烛台切作为一位男朋友实在太完美,几乎所有的摊位都被你们玩了个遍,还把每个摊位的大奖都赢下了。

摊位的工作人员就差没哭着喊爸爸了。

你看着那些异常羡慕的情侣,除了暗爽,就是明爽了。

到最后,你们找了个幽静的地方等着待会的烟花表演。

“主上,你今天玩得愉快吗?”

抱着大熊玩偶的你正笑成一个傻比,向烛台切点点头。

不得不说,这是你有生之年过得最美好的圣诞节。

“那,我能不能向主上要求一份礼物呢?”

“说,咪酱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买!”,这句话有种说不出的壕感。

‘砰’的一声,烟花在烛台切身后绽放,可你无瑕欣赏。

唇上传来的柔软触感,还有染上笑意的那淡金色眸子已彻底夺去你的注意。

“圣诞快乐,我的主上。”

他用低沉的嗓音在你的耳边说道。

现实是:
圣诞节我正和姬友在圣诞节的巿集看摊位。
一直工作到最后。
我也想要咪酱接!我也想抱咪酱!呜哇哇哇~
最后,圣诞快乐喔米那桑。

评论 ( 2 )
热度 ( 27 )

© 淺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