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嵐

在刀劍亂舞&FGO坑泥足深陷,只管開坑不管填坑

【刀剑乱舞同人】狐之助心理创伤咨询中心 - 案件一

※又名:最强执法队队长诞生之日

※日常搞事欢乐向

※ (伪) 软妹女审设定

※活击大典太光世设定出没

※花丸刀剑设定

※ooc~呵呵呵

※什么是文笔?能吃的?


没问题的话请向下拉~













‘铃铃铃......’


“您好,这里是狐之助心理创伤咨询中心,我们很乐意倾听您的烦恼,请问今天有什么可以帮你吗?”


“您好,请问这里说的话是不是会保密的?”


“没错,请安心说出你的烦恼吧。”


“事情是这样的.....”


*


最近,时之政府收到了报告,说前往万屋的路上有变态抢劫集团出没,他们专向落单的女审神者或外表看起来相当具诱惑性的男审神者下手(外貌请参考粟田口派的乱或是隔壁FGO实装的阿斯托尔福) ,他们在裸露身体的同时并抢夺审神者身上的甲州金,已经有好几名审神者因而受害了。


碍于已经有好几个受害者本丸的刀剑男士提刀杀去时之政府要求彻查事件,并搁下要将犯人'压而切之'、'首落死'、'斩' 等危险发言,时之政府不得不根据向审神者外貌发出不同程度的警告,并承诺彻查事件及尽快缉拿犯人。


XXX1号 (基于保密理由隐蔽) 本丸的审神者是一位清纯不造作的可爱女生,大概就是晨间剧女主角那种,恰好正是这些露体变态抢劫犯的目标下手对象 。


时之政府给这位审神者的警告自然是最高级。


刚接到这份通知的长谷部,在详阅当中内容后,即时就召集本丸的刀剑开紧急会议。


“所以说,现在主上被时之政府列为了高危审神者之一?还真是吓到我了。”,鹤丸直接把长谷部激动的发言直接概括成一句话。


“说起来,这个消息我和隔壁的烛台切交流厨艺心得时有听说过,隔壁审的妹妹的朋友的哥哥的同学好像就是其中一名受害者之一,现在对于任何男性都相当抵触呢,即便是自家的刀剑。”,烛台切回想道。


众人:“......” 烛台切你什么时候变成了会串门子的居家少妇?


“咳,所以为了主上的安全,给主上安排一振贴身刀保护是必须的,我长谷......”


“这个主意不错,主上交给我保护就好。”巴形·主厨只能是我·薙刀立刻就打断了长谷部的说话。


“如果仿品没关系的话......我也可以......”


“为了保护好小姑娘,爷爷也得好好努力啊,哈哈哈哈……”


正当众刀为 ‘谁去当那把贴身刀? '争辩时,本日近侍五虎退抱着老虎,拉开了趟门留下了惊悚发言:“那个...烛台切桑,主上说她去一趟万屋,会晚点回来,把饭菜单独留给她就好了喔......”


瞬间鸦雀无声。


……


...


“什么!”



*


有什么比收到自家审神者被列为高危审神者的通知更刺激?


就是被列为高危的审神者自己没收到通知就外出了。


还要不自觉地往危险地带跑。


简直刺激到想碎刀。


此时,在街上疯狂疾走的长谷部· 鹤丸· 烛台切·山姥切搜索小分队已经用着不知那里来的极化短刀般的机动赶到万屋附近,变态集团下手的黑点。


忽然,不远处的小巷传来好几声 ‘轰’ 的声响。


这声巨响令鹤丸·搞事小能手·国永好像想起了什么,他喃喃自语道:“我好像忘记了什么,不过算了。”


“主上不会是出事了吧!”已经成为惊恐脸的长谷部直接就传出巨响的小巷里冲,顺便边冲边大喊:“主上!”


发挥了打刀机动第一的长谷部很快就抛离自家队友,可是当他拐弯到达小巷之后,他便停在原处。


后来追上的小伙伴见到的就是这么一幕。


一动不动的长谷部。


“怎么了吗?”,烛台切好心的问。


貌似已石化的长谷部并没回答。


然后,小伙伴很快就知道为什么他会石化了。


那是因为震惊。


一行四刀,对着小巷墙壁上各式各样的裸男,震惊.jpg。



*


其实审神者很无辜。


真的很无辜。


谁知道去个万屋会遇上变态呢?正常自卫也是很正常的事啊对不对~ 审神者摊手。


而且我也有遵从大典太老师的教导啊。


把人单手举起,再用力向前一丢,确保人稳稳地卡在墙壁里。


虽然实战对象没有可以抓牢的衣服,不过可以抓住然后举起的地方还是有很多的,比如【哔】和【哔】。 (笑)


审神者回想起自家老师的教导,再看一看自己努力练习后的实战成果,忍不住给自己点了个赞。


可是,审神者不明白,自家刀剑为什么会一脸震惊地看着自己。


特别是叫自己去跟大典太光世学防身术的鹤丸。


过了好一会,终于受不了这种震惊.jpg的审神者决定开口打破这片诡异的沉默:“那个……”


“这真是吓了我一跳啊……”,率先反应过来的是已经想起了自己干了什么好事的鹤丸,“主上,没想到你还真去跟大典太学了防身术啊……”


“不是鹤丸桑叫我去学的吗?”


“呵呵…”


“而且我有听话,很好地完成实战喔!”


虽然Get到了审神者 ‘快来称赞我吧! ’的暗示,但基于脖子被织田组用本体架着的鹤丸决定不再开口,保持沉默。


没有得到预期中的称赞,有点失落的审神者便向鹤丸身后的烛台切投以宛如被抛弃的小萌犬的目光:“咪酱,我做得不好吗?”


究竟应该在这个时候矫正自家审神者的三观,还是给予纵容呢?


这不是一个问题。


烛台切光忠,在自家审神者的小萌可爱目光 & lv35的极化打刀威胁视线下,理性蒸发。


在和长谷部交换了一个眼神,各自收回自己本体后,烛台切给了审神者一个摸头杀:“主上做得很好喔。”


审神者相当享受,并表示满意。


在这边一片温馨的同时,小巷角落正在上演极化主厨打刀vs搞事四花太刀的即兴手合练习。


对于已经彻底忘了自己处境的刀剑同伴与自家审神者,大概是唯一恢复理智的山姥切,终于忍不住开口道:“……要回去了,政府那边来人了。”


说罢,山姥切有点挣扎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被单,再看了一眼墙上各种辣眼睛的裸男,像是下定了决心般一把脱下了被单,盖在审神者身上。


“山姥切桑?”,视线被彻底挡住的审神者不明所以。


烛台切替审神者拉好被单,确保她什么都看不见之后便拉起她的手,“主上,我们先回家可好?我在本丸熬煮的汤也差不多好了。”


“那山姥切桑、鹤丸桑和长谷部呢?”


“主上请不用担心,我们跟政府的人交待清楚这件事,就会回去了。”,此刻长谷部的嗓音听起来依然温柔得很,若是忽略他略带嗜血的双眸的话,


“那你们要小心喔,我们就先回去了。”


此刻的卡在墙壁的犯人并不知道,就在已成为他们心理阴影的萌妹纸走了几分钟之后,他们即将迎来毕生难忘的回忆。


*


“事情就是这样了,我真担心我家的软妹审神者会被他们玩坏。这可是难得会做好吃油豆腐的优秀审神者啊。”


“............这样啊,原来那位女汉子是你家的啊,那她大概已经没救了。”


“真的吗!?其实她也不过是力气有点大而已?”


“你有见过力气大得可以干翻一票露体抢劫犯的软妹子?你确定这叫软妹子而不是行走的大杀器?”


“这......”


“相信狐哥,世界是公平的,你的审神者看起来有多像妹子,内心就有多汉子,这是过来人的经验。时间似乎也差不多了,很感谢你使用这次的咨询服务,欢迎下次使用。”


‘嘟嘟嘟......’




*



很多年之后,那位审神者还真顶着可爱软萌的外貌,成为了历代最强、令不少人闻风丧胆的执法队队长,成为了众多犯人的心理阴影。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

这是和友人体验武术班时,基于当时看见的情况,改编而成的脑洞。

那时有个非常可爱的妹纸 (就连声音也是软萌软萌那种),被教练叫去当打沙包的示范

友人还在一边担心,这么萌的妹纸真的大丈夫?

妹纸抬脚踢沙包的时候,还会 用很萌的嗓音 ‘啊’ 的一声为自己打气

接下来,神奇的事就发生了,妹纸一下踹到沙包上,那个沙包发出了 ‘砰’ 的一声,超大声的,然后那个沙包的中间一整个就凹下去啊......

旁边那个大哥哥也踢不出这么给力的效果......


我&友人:


评论 ( 2 )
热度 ( 16 )

© 淺嵐 | Powered by LOFTER